特能苏

天地搁一边

【ooc是肯定的,cp无差。】

郑云龙这人,你往舞台上看他是王子。

而阿云嘎呢,绝对值得你夸一声模范。

但把舞台一撤,俩人搁地上再看,王子绷不住破了功成了二傻子,模范这边,背一挺腰一直立在那儿,仗着身高优势俯着头勾魂一眼望你,得了,您拱拱手,他模范得不能再模范。

都说王子的名头背后总有故事可听,那二傻子有不?人家也有。

舞台上还唱着一曲,郑云龙瞄了一眼身边的模范,也抬头挺胸起了势,回过头找着空子还得跟身边人扯两句:“今天我这造型怎么样?”

模范倒是认真审视起来,抬起手将将要碰着他头发,突然望见二傻子正不怀好意憋着笑,手一偏落在他腰上——腰那块的西装上,给二傻子捋了捋。

二傻子一脸“诶嘿班长,怎么就被你识破了”的表情,把头拱到阿云嘎抬起还没收回的手掌下,惹得一边造型师哧溜一下蹿过来哎哎哎半天。

模范和他对个眼神,二傻子晃晃脑摆个ok,缩回去坐好腰一挺,长腿一翘搭上了膝盖,王子人设立得顶呱呱。

但还是悄悄望了模范一眼,看着嘎子刚刚说话时角度偏过来却还没收回去的脚尖。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脚尖的指向预示人内心的偏好。

但偏好是偏好,偏爱是偏爱,二傻子给出去的是爱,嘎子回他的是好。

可谁也懂得好不是爱,爱也不止好。

二傻子愣了愣神,转身又为音响里传出的歌声皱了皱眉,给太多了,唱太高了。就像他自个一样。

他想起在宿舍那时候,第一次见到阿云嘎。

北舞的氛围一向不错,宿舍住的几个也都是好相处的,除开愁云惨淡的备考期,大家随便整个话题聊一两句就能开始乐呵,当然,呵呵呵起头的往往是我们二傻子。

但阿云嘎不一样。

郑云龙第一眼见他就蹦出一个字“帅”。这位老班长顶着蒙古汉子的头衔,壮却不壮,身材精瘦精瘦的,长得周正,浑身透着一股子干劲跟正气。反观自个为了考上大学吧,累也确实累瘦了,可衣服一脱还是哪哪都多了点肉。

但他不爱笑。二傻子最初也纠结过,是不是自个啥时候玩笑开过分让人不满意了,大家轰轰烈烈笑翻到床上,他却只给人一个眼神,其中意味嘛看不懂,可嘴角往下拉着,硬是找不出一点笑意。

大学几年,同个专业,同个班,同个寝,几乎等于一天三分之二的时间里都呆在一起。要问回忆多不多,可以说是一起见过世面一起挨过骂,一起熬过夜来一起劝过架。当然这也都是些男生宿舍天天有的事儿。

至于碰见他普通话不好在食堂闹了笑话,帮他解的围,喝醉后聊起自己那全无前路的志向,老班长辞了职打着工来北京揣兜里的五百块,他原以为会草草过去的口头约定最终变成的叫起床和陪练功包指导服务。

友情都是这样逐渐积累来的,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心思一细,七绕八拐地沾染上爱情的气息。

总之嘎子还得叫着,玩笑也得开着,揽肩膀搂腰拍大腿一起上,原先怎么着现在还怎么着。就闭紧了这张嘴,除了唱歌不要多说什么。

日子天天过着,坚定了的音乐剧也逐渐练出了名堂,大学读着读着就没了,全班合作上剧场交了个毕业作品,吃了顿散伙饭,人也就得分头走了。

唯一舞台上的那个吻,似朦胧似缱绻,他站那软着腿带了六分真情,老班长睫毛颤着闭上眼有十分敬业,却也让他至今偷着乐。

(不确定有没有后续,如果喜欢请评论噢(:3▓▒)

k莫 天雷

当然只是温馨的段子(:3▓▒






“这边好大的雨,还打了超级大声的雷,一直在打。”

郝眉举着手机对那头的人说道。

他刚刚才从睡梦中醒来,堪堪翻了个身,就抓起地板上的手机拨了个短号。

他望见了明明白白指向快正午十二点的时钟。

郝眉本想着是要清清嗓子装作并没有这晚睡并上晚起的事情发生。

不对,他想着,并上这吵醒自己的罪名,他才能更好地发动ko来一起吐槽这轰隆隆不断的雷声。

毕竟要知道,堂堂眉哥本身可是不怕打雷的。

并且,这点ko同样知道。

“都把我吵醒了。”他翻了个身,想起昨晚睡觉的点儿,就仍旧又卷上了一床被子,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ko跟他隔了个几千里远,也能想象得出他这一副怨怼的样子,十足撒娇的语气。

郝眉并不爱撒娇,起码他自己这样觉得。

毕竟自己是最硬最尿性的眉哥,而且嘛,这可是对付ko的终极武器,时时刻刻亮出来岂不是降低其攻击性!

当然,这在ko那儿的说法自是不一样。

郝眉那双眼睛光是望向他,连眨巴眨巴都不用,不是撒娇更胜撒娇,这足以叫他捂胸口了。

而早上刚刚睡醒,还卷在被窝里,却迷迷糊糊用脚还轻轻踹上要叫醒他的ko时,更是他不自觉撒娇的最高境界。

他想起那双眼睛,再想起那个人。不自觉地又要伸手揉揉郝眉的头,想给那个现在肯定是睡得一头乱毛的人顺一顺。

然而现在摸不到。

出差在外的苦啊。

但还是得管他。

“早饭错过了。”

“……”电话那头倒是没有反驳的声音。

郝眉知道自己错了,嘟嘟囔囔却找不出什么话。

ko出差之前,在餐桌上他就已经举筷子面对一桌大餐发誓,答应好,即使是起床时间过了早上十点,都也得吃个早饭。

ko从来都严格注意着这人的早饭。

虽然郝眉是个爱吃又离不开饭菜的,但早餐却是个例外。特别是到了放假,早上起的晚,常常过了十点就当做是过了饭点。

用郝眉的话说,是,时间都过了不是,吃多了不就影响我吃中饭,况且楼下有什么好吃的吗!没有啊!那哪能因小失大呢!

这些话,直到ko走后门了的第二天就不说了。

早上他竟然还是自己猛地醒来,闻着香味儿连厕所都没来得及进,就先奔到了厨房。

起来的时候还真是懵的,看到案板上的几个小碗装的各式早餐,才后知后觉地回想起自己昨天已经多了个室友。

早餐可以不吃,但ko做的早餐还不吃,那是不是傻啊。反正我们省状元不傻,从此重返了健康的早餐状态。

但这不是一不小心睡过了嘛……他心里嘀咕着,嘴嘟起来,想着ko在电话那头有点严肃的表情,又不自觉咧到两边。

哼,看在你是关心我的份上我就不反驳你算了!

ko见电话一头没声音,接着说道,“你昨晚几点睡的。”加了些气势,语气都硬了些。

“啊……反正就是睡晚了嘛……晚就是晚了我哪里注意什么具体时间。”

他也知道自己不占什么理儿,毕竟是昨天才信誓旦旦发誓说再不晚睡。

“那你……”

窗外的一声炸雷把ko的话给掩了,声音之大,连电话那头都把这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这天气打雷打得厉害,把电话挂了。”ko淡淡的声音传来,已预想到电话另一头的人嘴角肯定垮了下去。

“这没事儿的!被雷击中难度也太大,眉哥哪里有这么好运。”果真一副不大愿意的样子。

“ko”

“嗯?”

“我还想再睡一会儿……”

“昨晚几点。”

“一……点。”郝眉说完吞了口口水,被电话那边的ko听见。

“几点。”

果然糊弄ko都没有成功过!

“四点……给你打完电话我是打算睡的!可是昨天打游戏的时候真的一时兴起特别忍不住下线嘛!前几天加班那~么惨,好不容易来了如此激情!这说明什么,说明眉哥我正青春呢!不是好事儿嘛!”

ko知道他一到放假睡觉都是睡不够,平时被自己揪着早睡第二天起来都得十点,更别说昨晚那么晚。

“那也不能睡太久了,你先睡,待会儿我打电话叫你起来,你再好好去热饭吃。”

ko知道,自己没在他身边的时候,郝眉知道自己没辙,往往也不容易听他的,耍个赖往往就过去了。

久而久之他却发现,好好哄着的成功率反而是最高。

“你现在挂掉电话还能睡着。”

“你准我睡!?”

“嗯,我会叫你。”

“那我真挂断了?”郝眉有点不相信,而且这一来自己想好的撒娇耍赖还没用上呢。


“嗯。”那边停了停,似是在想什么。

   
  

“如果还打算睡觉的话,挂完电话把手机摆远点儿,不然你哪能睡。”

一句话到了后边,也是能听出那人的笑。

     

“我真挂了?”

 
    
“嗯”

  
   
“真的啊!”

     

“是真的,挂吧。”

  
   
“哦……”

“那我现在马上挂,你不准说话了啊。”郝眉马上又补上一句。

  
“嗯”

     
他把电话拿在手机准备挂断,知道ko是在等着他,哪一次都未主动挂过电话。

     

突然又犹豫了。

郝眉举起手机还是来了句想说的。

     

“你这次都出去多久了,我好想你。”

     

“嗯,我知道。”

ko又开口,“明天就回,你再等等,明天就等到了。”

郝眉知道ko口中的明天再过不久就马上到了,自己打起游戏来,时间更是过得飞快。

可是平常打游戏都是有ko陪着的啊!

捧着电话,真觉得挂不了,好多天没见这个人,什么由头都可以抓着打个电话过去。

    
 
哪里舍得挂呢,看不到人,起码也听听声音吧。

     

“我现在乖乖睡觉,挂了!”

    
 
听到那边一句“好”,他便立马按了挂断的键。

     

“起床吧,哪里还能睡得着呢。”

     

他听见心里这样说道。






我要死于格式了

我已经不晓得空行该怎么空了

是因为是用手机码字的原因嘛

嗷……

这是写的第一篇文

暗戳戳地紧张

果然

就是

不开心啊

你看

说着要不喜欢你

哪能啊

现在开始,拒绝接触爱情故事

迷我眼,蒙我心

还倾倒我

五脏六腑

我要死在自己手上了……

我明明已经没有任何时间想来想去想来想去的了……

世间之事

有来有去

有生有灭

有起有落

有聚有散

这就是散

不管这散的形式如何

都得认

再见这两个字说出来之后

感觉是累加的

越积越深

什么时刻才能将它一举倾覆

让我失忆一段时间可以吗?

一段日子已经过去

接下来只有另一段日子

只有自己的日子

晚安

真糟糕

打出晚安两个字

输入法它记你记得这么熟

这让我现在不停地输入这两个字

想以晚安这两个字

再多看看你

晚安

我以后可以成为一个很成功很好的人

我会有很幸福很舒服的生活

也许也还有更多的可能

但想一想真糟糕

我做不到的是

我最终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